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红色组】作者意图

·非国设,ooc有。
·全文伊万第一人称
·依然很迷的剧情
———————————————————
我依着书来到这里。
一栋普通的居民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书上说那个所谓的咨询室在六楼,从第一层往上数也就有五楼,哪儿来的第六楼?恐怕很多人都因此误认为书上作者所给出的自家地址只是随意编造出的,也就离开了,难怪那书的销量居上而因好奇来到这里的人很少。
可喜的是,我就这么爬上楼,怎么说也得探个究竟——很遗憾,再往上就是天台了。真的是假的吗?我不是很希望这样,迈开步子就往上走。天台的门出奇般地开着,我环顾四周,蹑手蹑脚地在门口观察着天台。
我看到了一个人,身上也随意地穿着休闲服,无不透露出一股宅味儿来。
“那个……你好?”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想要引起他的注意。那人伸了伸懒腰,扶着墙站起身面对着我:“终于有个人愿意来了吗……”我没有吭声,细细端详着他。他看起来十分温和,虽说是男子却留着长发,那双眼睛——我永远无法忘却。他的那双琥珀色的眼瞳较为罕见,宛如星辰般熠熠闪光,使人极易沉醉在其中。“我叫王耀,的确是那本书的作者。”他定定地看着我。
我回过神来,猛然想到了一点:书中,作者写过有遇到什么问题可以向他询问。“我想知道……我的恋人将会是谁?”我略带尴尬地扭过头,怕王耀反问些什么。
王耀低头沉思。同时,我心里祈祷着绝对不要是娜塔莎。
“我。”
王耀笑眯眯地盯着我,似乎想看到某种反应。真是让他感动失落了,我依旧面无表情地望着远处,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一会儿,我的身形顿了下。他缓缓抬起手抚摸着我的脸庞。拇指抚过脸颊,停在唇上。
这算是一种暗示吧——我这么想到。
————————————————————————
【好吧说真的……如果不知道暗示是什么大概看不懂后面(其实知道了也看不懂orz)
没记错的话,主动抚摸他人嘴唇好像是欲求不满的意思?
反正老王就是对露子一见钟情了,嗯对就是这么草率。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