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露中】不期而遇

•  非国设,露子和老王第二次在大学同学聚会遇见的奇怪剧情走向发展的故事(灵感来源于《歌舞青春》但并没有什么关联)

• 肉渣。全文发展奇怪还请多多见谅。

——————————————————

    这里很喧闹。王耀才刚刚被迫把注意力从书本中移开并意识到这么一个问题。
    带感的音乐循环播放,带动着在聚会上摆动身子沉浸在欢乐中的人们。不知是谁把音量调到了最大,再动听的歌曲传进耳朵也只不过是噪音而已。各种颜色的灯光一闪一闪,特别是不远处的那个激光舞台灯散射出的强烈光线,着实让人眩目。
    “嘿,Wang。”阿尔弗雷德暂时从欢愉中退出,用力拍了一把坐在沙发上的王耀,“你不一起来吗?这可是难得的盛大聚会!”“噢——我就不用了……不要打扰我,亚瑟在屋外享受着他的红茶。”王耀很冷淡地回答。即使他后面的那两句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阿尔弗雷德还是了解他的意思,知趣地走出气氛高涨的屋子。
    王耀叹口气,打算把心思回归到书本上。那是本纪实书,作者并不是什么特别出名的作家,是位记者。他写出了自己的见闻,他自己所说的“中国崛起的辉煌背后,一些小人物的故事”,同时也承认自己“对在喧嚣年代里那些沉默的边缘人物情有独钟”;这瞬间引起了学医学专业的王耀的兴趣,品读不久便莫名其妙地与作者产生了共鸣。
    “那个……打扰一下。”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了王耀看书的光线,兴致突然被打断的王耀翻了个白眼看向那个说话的人。“你看起来心情很不好。我能邀请你喝杯酒吗?”那个高大的斯拉夫男人一边憋笑,递给王耀一个盛满酒的杯子,一边说道。王耀表示对于不认识的外国人前来搭讪并不感到惊奇,毕竟最开始阿尔弗雷德也差不多是这样。以前从没在大学里见过他,那大概就是有人带他来的了。“当然没问题。”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没有再去理会那个男人。“我的名字,伊万布拉金斯基。”他猛然开口。回应他的是略带颤音回复:“王耀。”
    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名字一直被王耀深深地刻在脑海里,某年深秋被人下药与他发生的事情到现在依然恍若昨天。那一夜的自己与伊万在床上缠绵——那是最令王耀不能忘记的,现在回想……实在是太尴尬了。这场大学学校的聚会碰上这人也真是倒霉透顶!
    “弗朗西斯先生带我来的。我在这儿不认识什么人,除弗朗外就勉强和你算个朋友吧。”伊万朝王耀眨眨眼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陈述句,已经忽视了我的意见好吗。还有,去你*的弗朗西斯。
    “啊,这本书很火呢。”伊万指着王耀手上的书,“蛮好看的。作者的身份就好像是专门挖掘那些默默无闻的人的‘工具’。”
    “调查走访和询问了解罢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天生属于自来熟那一类,与身处同种境地的人相处时似乎总有聊不完的话题。王耀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耀,我觉得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伊万俯身侧着头,仔细端详王耀的脸庞。
    若是换作别人,听到这句话估计只是嗤笑一声,那是多么老套的一句搭讪用的话啊。王耀打了个寒噤,把书直接往伊万脸上砸。“一起强奸案件——噗没想到你竟然留心这种事。”伊万扫过一眼后笑呵呵地重新把书放到王耀腿上,双臂环过他的身子作势抱住。王耀没作声但他觉得自己的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了,无意间翻到的这个理由不行吗!
    接着,王耀和伊万谁也没说话,就这么僵持了许久。
    本来打算耗到聚会结束的王耀猛然发现,这群狂欢的人是要嗨到自己倒下了。对于“熬夜对身体健康有害,不如通宵”这种观点王耀表绝对赞成态度。但实在是太无聊,他明显感觉到眼皮有些沉重,视线也逐渐模糊,如果不是伊万死死圈住他的身子恐怕就要以一种极为不雅的方式躺下。
    冰凉的手从王耀衣服底下探进,狠狠地掐了一把腰上的肉,既而向上侵犯;在他的耳边轻轻哈气,舔舐小巧而又微微发红的耳垂。
    混蛋!伊万的一系列动作使王耀打了个激灵,脸颊瞬间红至耳根。
    “嗯,很好。”伊万用另一只手扶上王耀的眼睛,大概是怕那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厌恶的情绪,“很像我去年的一个床伴。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考虑,安心睡吧,耀。”
    这种情况怎么可能……王耀心里虽然这么想,却也没有挣扎,顺从地闭上眼陷入睡眠。

    王耀再次醒来时,伊万正在他的体圜内四处冲撞着,接连不断地碾压着敏圜感圜点,他止不住地浪圜叫着……

    或许他们在聚会厅某个不被人们所注意的角落,亦或者在某个酒店的房间里——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他们孤注一掷,换来的并不可能是真实存在的爱恋。

—————————END————————

(我……在情节发展还有点明中心等方面果然还是要加强……啊说得好笼统……)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