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红色组】逝曲(—短章篇—)

•  嗯大概讲的就是画家露与音乐家耀的互相喜欢但自己又不知道的事。
. 剧情感觉蛮迷的,其实这部分内容主要是铺垫……
(试着看看这样能不能也练练笔什么的???)

    月光如水的夜晚,凛冽的寒风在窗外吹着。四周一片寂静,独有悠扬的琴声接连不断地传来。
    刚刚散布回来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从很远的地方就听到了琴声——实在是婉转悠扬。
    好巧不巧,演奏者是自家邻居。平时不经常见得到他,但是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眸每每回想,总是会使伊万入迷。为此伊万很是苦恼,好好的一幅画还剩下三分之一却因为脑子一时间的胡思乱想而发呆,这一呆就是一下午。为了能让工作按时完成,伊万不得不熬夜赶画。
    邻居家的门是开着的,门缝里透出一点点光亮。未经主人允许,私自进入他人房屋的伊万蹑手蹑脚地跟着琴声走。邻居家内很干净,很整洁,比起他自己的屋内好太多了。整个客房的布局很简单,除沙发、茶几、柜子以外就没别的了。茶几上还放着一壶茶与带有残留物的茶杯。
伊万甩甩头,只想把注意力集中在琴声上。伊万知道邻居叫王耀,知道他是一位业余的音乐家,知道他在附近公园旁的茶馆打工,知道他为人正直善良……只是伊万认识王耀而已,对方认不认识自己还是个迷。有可能认识——毕竟都是门艺术,而伊万正好混得小有名气;也有可能不认识——或许王耀对绘画并不感兴趣。
    没多久,伊万就离开了。内心紧张在作怂。
    伊万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立马翻身上床睡觉。这几天的连夜赶画使他过度疲惫。脑袋无法放空,耳边不断传来悦耳的琴声。
    《彩云追月》后的一首《高山流水》让伊万感受到了俞伯牙对钟子期深深的怀念……“举首望孤星,低头抚古琴,高山流水呤不尽,空谷觅知音,秋风秋水此登临,秋月秋霜一寸心,世间只有真情在,除却巫山不是云,为有知己万里行,山水苍茫洗胸襟,一曲情思随风去,归来化做断弦琴”——伊万想到了这一段,他曾经在网上看到过,觉得不错便记了下来。
    一曲终了,就再也没有什么声响。伊万安心入睡。
    “晚安,亲爱的万尼亚。”门口走廊的身影这么说道

——他在自己身下不安分地扭动着身子。当一吻终了时,他拼命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个吻太过于漫长,缺氧的感觉难受极了。绯红爬上他的脸颊,眼泪也从眶里溢出,即使手被紧紧地遏制住也依旧顽强地在挣扎,连绵不断的喘息声把自己的心勒得更紧了。“耀……”伸出一只手,指腹从他的嘴角,轻轻地、缓慢地滑到他的乳头,不轻不重地揉捏着。同时向他的喉结发起攻势,啃咬着细腻的皮肤,留下的红印即为他专属于自己的标志……
伊万就是被这样的梦给惊醒的。
    伊万不敢再去回想,他一直认为自己对王耀真的只有精神上的寄托和不可置否的崇敬,谁曾想到还会附着这种情感……就算是与王耀的恋情大概也应该是柏拉图式的……
    整理好心态,洗漱完毕后,便打算出门散步——今天这日子是没法儿过了是吗?伊万看见王耀拎着一袋早餐,站在门前。王耀有些惊愕,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举起手中的早餐:“喏,给你的。”伊万明显地感觉到心里有只小鹿在乱撞,急忙请王耀进屋。
    气氛十分尴尬。伊万细细品味着王耀带来的早餐,仿佛在品尝什么山珍海味一般。王耀用手撑着头,盯着他。伊万注意到了炽热的目光,好似怕做错了什么事一样,慢慢地抬起了头:“……王耀先生有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对方把视线移开看向别处,“……至于我为什么要给你送早餐……不小心多做了一份而已,顺便递进一下邻里关系,这点小事不要在意。”
    实际上伊万的确没有在意,饥饿使他无暇顾及其他。
    “我可以吻你吗?”
    伊万措不及防来了这么一句。本以为对方会有些慌张并且开始害羞,结果却换来了一阵长久的寂静。没有收到回应的他继续埋头啃面包。
    接着是餐椅在地板挪动的响声,王耀站起来捧起伊万的脸,在他带有点面包屑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
    “如你所愿,我亲爱的万尼亚。”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