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花君嘤嘤嘤我不依我不依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地:

在APH这里说OOC是个很微妙的事情。因为OOC是out of character,可问题是,APH角色的character是什么样的?


日丸屋秀和以他对各国人的理解和他本身的创意创造了这些互相称呼国家简称的国拟人,并给了他们人类姓名,于是他们在同人手中可以是国家也可以是人类。然而学过哲学的各位都知道,人的认识是有限的,不能指望日丸屋秀和塑造的中/国和我们所了解的我们的祖国一致,正如我们不能指望雪姐用中文讲到底。再加上本家漫画本身的风格,于是我们会在同人里增加我们自己的理解。于是这就导致了同人里的APH和本家APH画风的巨大差异,以及同人和同人之间的巨大差异。(以至于我作为萌新刚入坑时每天都觉得自己跟大家看的不是同一部aph。)


所以APH的特殊性就在这里。别的作品都是有明确的原作剧情可以嚼巴分析的,然而我们看了原作,还得去翻历史书,并在让人心累的历史和跳脱的原作中间找平衡。


就算是同属国设,也是会因为对国家意识体这一概念的理解不同而产生情节上的偏差的,比如有人觉得国家意识体日理万机,而有人觉得国家意识体除了礼仪性工作外就是咸鱼。有人觉得千年前长安明月会一直印刻心中,也有人觉得千年前的事情谁特么还记得清楚。对于极东在国设中的特殊情况以及我本人的功力限制,我不做评论。但我还是要重申,人的认识是有限的。国设不好写,因为要明确国家意识体的性质,历史向不好写,更不必说,这两者加起来,难度确乎属于地狱级,别给写成历史小论文就不错了。


所以国设下的人物形象,大致是原作+作者对国家意识体的概念解读+历史二次加工。


人设就更不用说了。什么设定都行,不同设定下同一个角色显然也不会是同一种性格。拿我写的菊来说,同样是看着老王的侧脸,某伪刑侦里是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深情,天朝高中设定里下一句台词大概就是“耀君你脸上又多了个痘坑”。人设前提下,大家多多少少都会加入自己对这个国家的国民的印象。这个时候参考得比较多的书,大概就不是历史而是文化类了。毕竟作为普通人来说,身上更多的还是文化的印记,好比我们不可能随口念俳句,但明月几时有人人会背。人物的生活显然也会带上作者本身的烙印,好比说我这个农村乡镇出身的就很难想象北上广的生活。


人设下的人物形象,大致是原作+设定身份特征+作者自身对该国国民的印象+作者生活经历体会。


得,更不用说。你能怎么说这个人物OOC?大概只能说觉得这个人物偏离了他的身份要求他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其实就我四年的经验来说,除了只会玩那几个梗的,我并没有见过几篇真的可以说OOC的文。因为APH本来就很难有个固定的C。觉得OOC,其实十有八九都只是对方跟自己解读人物的方式或者风格不一样。

评论

热度(52)

  1. 常年瘫在家花君嘤嘤嘤我不依我不依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