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博多/马场林]克星充满柔情

太可爱了吧!!!!

Toffee:

浴室的门被打开,是林洗完澡出来了。他快步小跑着,拖鞋踩在地上“哒、哒”地响。


马场只看他一眼就想开口念他,说了多少次春天洗完澡也不要穿那么少,这下知道冷了吧。


然而他的说教并没有出口,林没给他机会。林两下就跑过来甩了拖鞋跳上沙发再窝进马场怀里,动作流畅一气呵成。他收着腿缩成一团挤在他腿※间,马场不得不往后坐些给他腾位置,还要搂着他免得他掉下去。


林随着马场的后退往他怀里靠,坐稳了又从他手臂上探出身去够沙发上的毛毯。他拿来展开盖住自己,还把马场也盖进里面,再在毛毯下牵了马场护在身前的手,手把手地带他把自己抱好。


 


马场因为突然的亲密接触打住了话头,低头就看到怀里一颗忙个不停动来动去的小脑袋,头顶毛茸茸的。他无声地叹口气,被他可爱得说不出话。无论是心脏还是双臂间都被他塞满了。算了算了只好下次再说。马场笑一声,摇摇头,抬起眼睛继续看向屏幕里的球赛转播。


 


马场怀里比什么厚睡衣都暖和,窝在他身上看电视是倒春寒的夜晚最温暖幸福的时刻。林满意地在马场手背上拍拍,又从毛毯下伸出手去拿遥控器,快速又果断,“哔”地就换了台。


打到一半的棒球赛变成了连续剧,这可不得了。马场皱眉要抗议,林迅速在他怀里转身,双手捧上他的脸,仰头就在他唇上亲一下。


马场一下愣住,停顿半秒刚要再开口,林嘟起嘴又亲他一下。


这下马场彻底说不出话来。那爱情连续剧的片头曲正播到副歌部分,情意绵绵。林瞧着他眨眨眼,瞧得马场喉结滚动,无声咽了口口水。


 


林以前觉得马场是个很难懂的家伙。他究竟是怎样的性格,有怎样的经历?邋遢的男人居然是传闻中的“杀手杀手”,除此之外他还有没有别的身份?林完全都搞不明白。


马场对他来说就像个迷一样。而他所看到的马场善治,全部都是这个男人想让他看到的部分,是冰山冒出水面的那个尖尖的角。


 


但现在林不这么觉得了,他觉得马场其实很好懂,而且越来越好懂。林动动拇指,摩挲着马场的嘴角到脸庞,那里冒出一点点须,因为马场昨天偷懒没有剃。他那样近地看着他,看得自己都笑起来,笑得忍不住又给他一个吻。


林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看得懂人心的人。要么是马场愿意让他看到更多了,要么,是他离得太近了。


他进到了冰山里面,那遮住冰山的海水对他来说就不复存在了。


这个人的喜怒哀乐就这样简单地摊开在自己面前。林很轻易就知道哪里会让他难过,是他要保护好的地方;又知道哪里是马场爆发的边缘,林偏喜欢那条线上轻轻踩一踩。他还知道要怎样哄他高兴,这是马场赋予他的权利,让他轻易就能牵动他的情绪。


何况现在本来就应该看连续剧嘛,看什么棒球。林之前查过放送表,这场球赛转播结束就会再重播的,连续剧可不会重播。大不了看完电视剧他陪马场一起看重播好了。


 


林捧着马场的脸笑眯眯的,歪头又靠近他亲他,没完没了似的。果然马场也笑了,无可奈何般,嘴角认输地上扬。


他能有什么办法,他的小恋人那么甜蜜。像落在武士刀刀尖上的那朵初开的花,那柔软的羽毛。把他的怒气融化了,心也亲软了。


 


马场拉起滑下去的毛毯盖回林身上,又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拍一下以示泄愤,张口语气却软下来。


你到底要看电视还是看我啊,换了台又不看。


这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林见自己把马场哄好了,立马乐颠颠地扭身坐回去。这还要问吗,马场哪有连续剧好看,当然要看连续了。他晃晃脑袋用头顶去蹭他,喃喃回答,看电视看电视,别凶我。


马场失笑,他凶吗?一点都不凶好吧。他抬手捏捏林的脸以示不满,被已经得到遥控器权利的林嫌烦扭头躲开。


林抓住马场的手,又带进毛毯里抱好自己,完全不回头看他一眼,没有一点刚才柔情蜜意的模样。


 


真是拿他没办法了。马场把下巴搁在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上摇一摇头,陪他看起电视,心想这简直就是克星。


仁和加武士的克星牙尖爪利,还过分甜蜜。默默地,马场又笑起来。


 


 


#最近降温好冷哦,随手码一下降温时期的马场林日常


#在看第二卷,马场老父亲让我深刻感觉到,溺爱孩子的家长是教不好孩子的(等等(相信林林总有一天能反向拿捏住马场,加油林漂亮!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