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露中】南方小镇(下)

· 非国设,ooc有,小学生文笔。
· 烂尾注意。即使没有人看也要填完系列。
· 全凭意识流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东西系列。
· 我在写什么。
————————————

       王耀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心里的石头也终是着了地。组织交代的任务已经在这几天内基本完成,除了还在南方小镇中苟活的那位“污浊物”。说实话他还真挺想念“污浊物”的,毕竟如此迷人的紫色眼眸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更何况从之前与“污浊物”的交流来看,他的性格似乎更易相处,心思更加单纯一些,至少比曾经的许多“污浊物”来看要好得多。

        王耀对伊万布拉金斯基撒了谎,在这块“圣洁”的土地上撒谎,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对这南方小镇的全体居民而言,王耀所处的组织是他们的“神主”,唯有“神主”才是他们的希望,只有“神主”才能够相信。他们相信,“神主”能让他们及他们的子子孙孙在这片净土上免灾外界的污染,净化他们的心灵。“神主”就是一切。

       而王耀已经是组织的老员工了,主要工作就是清除所有到来南方小镇的外来人员,即“污浊物。“清除”也仅仅是好听的说法罢了,实际上就是干净利落地杀掉。

       那么,为什么要清除外来人员?南方小镇的居民们对于这习以为常的事情都有一个共同的答案:“为了避免外界的污染,保留这块净土的纯洁。”这当然也是“神主”告诉的。所以,居民们对于外来人员都会十分厌恶嫌弃,自动远离。

       王耀对伊万布拉金斯基撒谎是为了更快速有效地接近他,更好地进行“清除”。其实王耀内心也挺烦躁,对上级的怨念倒是不假。毕竟在组织里辛辛苦苦干了好几年,成绩优异,多次被表扬。也就只有表扬了,他王耀仍然处在普通员工的位子上,没有加薪没有假期,又不能升职,就连刚到组织几个月的新人几下就窜进了高层,这让好胜的王耀心里郁闷得很。撒手不干的话,也没有什么好饭碗了,况且回去的话在组织的信息一旦被泄露,等待他的只有法律的死刑。

       就在不久前组织又出了不少麻烦的新任务搞得王耀心情跌至谷底,在伊万家装出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盼好了失业的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臭脾气把王耀“气”出门。

       在组织中,在时限内不按规定完成任务的人员,将在时限末的下一天受到上层的追杀。

       这天王耀才把零零散散的新任务做完发现自己最重要的任务期限将至,便拿出早已备好的小刀奔往伊万布拉金斯基家清除“污浊物”。正当他一脚踹开大门时强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引得王耀不悦地皱了皱眉。

        这个死酒鬼,王耀心里想着,缓缓走近抬起手中的匕首——“王耀,耀……”他一惊,在浓厚的酒腥味中,王耀见着伊万布拉金斯基挤出的几颗泪珠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闪耀,对上了那双美丽的紫色眼眸。伊万在呼唤着他。

       后面的话王耀听不清了,只知道瘫在沙发上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正喃喃地说着什么。王耀手中的匕首却并没有放下,眼睁睁地看着那双宽厚粗糙的大手握住了它,在一瞬间,万千种情绪奔涌而出。

       杀掉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自然是不舍的。他大概是王耀工作生涯中最朴实最真诚的一个人了,他愿意给予“施舍”,愿意用真心同不明来历的陌生人成为朋友。

      这让王耀想起了那一天的早晨,那个宽大的胸膛与寒冷的拥抱,那个颤抖着身子死死搂着他的腰一边说着丧气话一边止不住地流泪的大男孩儿。

       伊万布拉金斯基,多么普通的一个人。

       他仅仅是想要得到一份温暖,仅仅是为了出游让自己更快活些,却遭到这里的针锋相对。

       王耀松开了手上的匕首,却没发出任何声响。它仍被紧攥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手中。“对不起……对不起……”王耀第一次感觉自己做了违心事,哆嗦着将伊万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开,拿出沾满鲜血的匕首,对他的手进行消毒包扎处理。

       王耀尽力将伊万布拉金斯基拖回卧室——依旧是满地的酒瓶、臭袜子与餐巾纸,与他刚来到这儿时拉开房门看到的景象别无二致。这里也曾经被王耀细心地打扫过,也曾是他“离家出走”前的每个夜晚和伊万的就寝室。把伊万布拉金斯基费力地在床上安顿好,王耀又牵起他的那双捆绑着胶布的手,悄悄抚摸着轻轻烙下一吻便转身离去。
————————END
【真的,cp感超弱的,我 杀 我 自 己
装作会写文实际上什么都不会,厚着脸皮贴了标签也是很厉害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