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露中】南方小镇(中下)

 · 非国设,ooc预警,小学生文笔
· 我错了我再也不写意识流连载了系列
——————————

       伊万布拉金斯基开始后悔了,他已经有连续两周没见着王耀了。伊万布拉金斯基甚至开始有些自暴自弃,正如他自己所想:一事无成,穷愁潦倒。他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位明明看上去很有亲和力的卖花大姐实际上却如此的难以相处。

       王耀大抵曾是在这个小镇里唯二能正常和他说话的人。相对这冷漠的南方小镇的其他人而言,王耀这个人身上闪耀着某种独特的人格魅力。你有时会看见即使身边人一脸冷漠,他却依旧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无论遇到坏事好事他也只是笑一笑,既没有过度的沮丧也没有过度的欢乐。王耀就应该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心中最明亮温暖的太阳,就应该是寂静的破旧小屋中的百灵鸟。可是如今,伊万布拉金斯基凭着自己的主观臆断,把他气走了。

      这可不妙,伊万布拉金斯基想着。

      回到伊万那破旧的小屋里,“娇艳欲滴”的向日葵依旧开着,只不过上面的灰尘又厚了一层。

      伊万布拉金斯基想着王耀应该也不会找到容身之处了,便打定了他肯定会回来的念头。很可惜的是,估摸着有四个星期过去了,小屋子重回了伊万刚到这个南方小镇时的冷清,而伊万布拉金斯基也重回了往日的邋遢模样。他开始有些精神恍惚了。

       在这个气候温暖的南方小镇,作为外来人,想要跟质朴的本地人打交道是不太现实的了。他们有他们不为外人所知的独特的“宗教信仰”并祖祖辈辈虔诚地当着“教徒”的角色。

       好的吧,他们信就信吧,可教条里偏偏又有一条称“在这土地之外全都是不被??所接纳的人”。这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从某家商店里谈天说地的两位小女孩嘴中偷听到的消息。事后伊万布拉金斯基去向渔夫老头询问此事反被训斥了一顿:“伊万布拉金斯基,在这个地方,你还是谨言慎行为好,不然连我都……”但是当伊万再次厚着脸皮问那个渔夫老头为何愿意与自己交谈时,老头却不吭声了,摆摆手让他走开。

      没有与他伊万布拉金斯基交流的人……这种感觉会愈发不好受,仿佛自己被全世界孤立了似的,而这个南方小镇就是所谓的“全世界”。

      伊万布拉金斯基已经好几天没有出门了,把总是亮着的灯当做天上的太阳,昏昏沉沉地拿出柜子里存放的不多的伏特加暴力地撬开瓶盖,对着嘴一个劲儿地灌,像是有意把自己灌死到酒精中毒。

        又是这样,我又这么做了……伊万布拉金斯基还留着那仅有点一丝清醒,恍惚间看到自家的门突然被打开。门外的阳光刺得他眼睛疼,再加上临近宿醉的状态使得伊万的意识逐渐开始涣散,却仍试图强行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眼前的人“王耀,耀……你回来了吗……你,你就在这住一辈子我也不介意的,所以不要再离……”伊万布拉金斯基死顶着,甚至还想抬起手触碰到那位慢慢走近的人。伊万不仅碰到了,还紧紧握住了,一个冰凉的似乎是用钢制成的物体,没有什么痛感但物体尖锐的那一面刺进伊万布拉金斯基宽厚的手掌心,接着似乎有液体汩汩流出。可是伊万已经无法硬撑,便扭头阖上了眼。
——————————
【后面估计要强行解说了🌚到底是谁给我的勇气不列大纲就写下来还发上来的,这次绝对不是梁静茹。但是还是要秉承着即使没有人看,即使烂尾,也绝不坑的原则🌚🌚🌚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