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Валя:

“亲爱的耀

我在红场给你写信 三月的风还很冷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发生了很多大事
韩国斯基说我不可以带着现在的国旗去参加奥运会  他的意思是我可以带着曾经的小红旗去参赛吗?我这样想着 但是我没有这么做
也不可以唱国歌 不过还好 回到莫斯科后我和弗拉基米尔一起唱了国歌 来了好多人

前些日子 英国斯基说要驱逐我家的外交官 起因是尚未调查清楚的某个案件  你大概也听说了吧 对方家的上司一口咬定我就是坏人 不过我也习惯了

堪察加的天空又飘起了雪 我在那里和棕熊一家吃了午餐 鲑鱼籽很美味 远东的晚霞很美 我给你寄了照片

我想你还记得娜塔莉娅 住在东欧这边的姐妹 她要求你修改她的译名 真是这段时间来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明白她的意思 她想说她才是“纯正的罗斯”(белая руссия)
我想你可以把多年前你对我说过的话“不要再叫我契丹(китай)了!”原封不动丢给她

卢布还是一直在贬值 伏特加也变得越发珍贵起来

今天早些时候 我又去彼得堡看了一场《胡桃夹子》---虽然至它在马林斯基剧院首映的那天起 到如今我已经看过了无数遍 和其它伟大的作品一样 我会每周去看几场

再晚点 我要去北高加索地区和当地的人们拉手风琴 唱歌 跳哥萨克舞 然后共进晚餐

今天就到这里
期待你的回信

爱你的 布拉金斯基”

评论

热度(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