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露中】南方小镇(中上)

· 非国设
·  ooc属于我
·  小学生文笔注意
——————————

    伊万布拉金斯基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黎明初生,太阳从山的那头缓缓升起,点点余晖洒在湖面上,而自己在这个小镇对话最多的人,那个整天无所事事的老渔夫正仰面躺在了船和地面之间。他闭着眼,平日里紧皱的白眉舒展开来,干燥发裂的嘴唇微张,看上去像是在睡觉,实际上却没了气息。再仔细观察却越发地感到诡异与惊悚,老渔夫的身上没有半点打斗痕迹,并且伊万非常肯定老渔夫是在昨天晚上自己刚走不远时被杀的。就是昨晚上的那一下巨大的响声,其中还夹杂着渔船猛然撞击岸边的声音。想到这里,伊万布拉金斯基不禁松了口气,幸好他没被好奇心所折服。

    在这里呆惯的人多少会受点儿影响,即使是那最“亲近”的老渔夫,伊万也已经不打算把他好好安葬了,直接随意地扔进海里作罢。

    实际上,伊万布拉金斯基最关心的一件事随之到来——就业问题。要知道,在这座南方小镇与他人交谈是十分困难的,更别提聊天了,要不是伊万发现根本没有外来船只来到,他早就回到自己的家乡了。没办法,物质是生存的保障啊。伊万布拉金斯基打算休整那么几天再鼓起勇气去问问那个卖花大姐是否有活儿干。他尽量不让自己对老渔夫的死感到悲哀,努力回想这那个坏老头对他的言语上的侮辱和人格践踏,还有第一次请求渔夫给他工作时的那种无礼……伊万布拉金斯基真是越想越气,却无处可以发泄。

     霎时间,伊万布拉金斯基想到了那位在自己家里游手好闲的王耀先生,怒气之下肯定老渔夫是为他所杀,便气势汹汹地跑回家找他算账赶人。

      王耀正兴致勃勃地在家里摆弄着那朵“向日葵”,门兀的被拍开,接着是一张愠怒的脸紧紧地盯着他。

      “啊,怎么啦?欢迎回……”王耀的话还未说完,便突然被伊万布拉金斯基压倒在地。王耀此时的心情也瞬间差到了极点,他无法忍受别人莫名其妙的冲他发脾气。如果可以,他现在很想把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老酒鬼给揍一顿……不过也仅仅是“如果”而已。王耀感觉地板硌得生疼,可是架在脖子上的银白色刀片使得他放弃了推开伊万的动作。

       “王耀,你个骗子。”伊万布拉金斯基恶狠狠地骂道,“你他妈就是个奸诈的吝啬鬼。”王耀听了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你把老渔夫给杀了好断我后路是吗?让我像你一样一年半载没工资,让我先饿死是吗?”伊万布拉金斯基越说越激动,拿着刀片的手开始放松下来。王耀见状,鼓起勇气把伊万的刀片拽下来,快速地拿起桌上的一沓杂志往他脸上砸,接着又使劲给他来了一记上勾拳。

       “伊万布拉金斯基,老子在来到这个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选择信任你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你现在反倒回来怀疑我?”王耀朝伊万啐了口唾沫,“你这样凭空污人清白,我倒希望你被饿死然后下十八层地狱!”

        最终,王耀愤愤不平地走出了家门。

————————————
【我大概是最懒的“文手”了吧(瘫)
大家新年快乐啊!(只得给各位拜个晚年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