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露中】南方小镇(上)

· 非国设。全篇犹如废话。小学生文笔。
· 在不列大纲写多篇的边缘试探. jpg
· ooc属于我。最后结尾大概BE。
————————————————————
        那是一条将神明与凡人隔绝的分界线,而王耀却轻松地从埃尔的海岸径直游到这座不起眼的南方小镇。

        伊万布拉金斯基把惊讶的目光投向这个浑身湿透了的亚洲人。那个亚洲人把身上的白色衬衫脱下了拧了又拧,突然顿了顿,缓慢地抬起头与伊万布拉金斯基对视。

       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莫名尴尬了起来。

       “万涅奇卡,请帮我搬完这几箱鱼再去干别的事好吗?”沙哑的阴阳怪气的男声打破气氛,迫使伊万有些手足无措:“好,好的!您等等,我马上就行!一会儿!”说罢又忙起了自己的工作。

        而王耀内心十分不爽,这种感觉就好像你辛辛苦苦刷好的小白鞋在一瞬间被人故意泼上一层泥浆。在他看来,与他人对视并不是一件有礼貌的事情——更何况是在某一方身处窘境的情况下。天知道组织哪一天会不会直接放弃自己,断定自己不复存在并销毁身份证件……说起来组织好像有半年没有发工资了,上层傲慢的工作态度令人作呕。想到这里,王耀的内心越发不爽了。

        “你好?”伊万布拉金斯基微微倾下身子,在王耀眼前晃动着手,“如果不介意的话,你跟着我走吧?你是第一次到这里吧?”

       王耀不耐烦地拍开伊万的手,思考了一会儿,又轻轻点了点头。他说:“我初来乍到,就照你说的办吧。”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但又实在找不出毛病,伊万布拉金斯基全当是对方对陌生人的警惕便表示可以理解,也不去过深地探究那么多了。

       一路无言。伊万布拉金斯基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带一个陌生的外来人回家。重点不在于与陌生人回家,而在于渔船老头数次警告他近期不要与外来人交往。但是,为什么他和这个来历不明的亚洲人对话时,那老头闭上眼假寐?伊万布拉金斯基很疑惑,他偏了偏脑袋瞟眼那位比他矮一个头的亚洲人,欲言又止。
       
        在王耀眼前的是一座破旧的平房……还有某位东斯拉夫人高大的身躯——“你就住在这种地方?”王耀指着面前的简陋房屋,略微有些惊讶。“你以为一个帮渔夫干杂物活的家伙工资能有多高?”高大的东斯拉夫人满不在乎地说,“这是我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房子。目前未婚,无女朋友,无陋习并且我想着你或许需要搬进来。”说着便推开了门——

        破旧的房屋里摆着焕然一新的家具,客厅里干净而整洁。一个娇艳欲滴的向日葵躺在地面上,美中不足的是花瓣上早已铺满灰尘,有几处甚至结出蜘蛛网来。

        王耀毫不客气地走进去,一屁股瘫在柔软的沙发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行啊,以后我在这个小镇上的所有衣食住行就靠你了噢。难得我这么突然地临幸你,感动不感动?”王耀打了个哈欠,想了想,继续说道,“我叫王耀,是一名地质勘测院的员工。上头压榨员工压榨得可狠了,简直不把人当做人来看。今天我顶了他几句,他臭不要脸的把我从直升飞机上踹下来,还美名其曰不定点侦查任务。要不是我身上带着降落伞,早就在那个荒岛上摔成肉泥。”

       伊万布拉金斯基竟然放下了警惕,对王耀的遭遇表示同情并说道:“我很高兴认识你。最近总听本地人说要注意外来人,但在我看来,那些本地人只是紧张过度了。没有人会有目的的来到这个不起眼的南方小镇的——好吧,天气暖和这一优势除外。”

        王耀费力地站起身,长叹一口气,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往屋子里唯一的小房间走去:“我去你房间睡会儿哈。”“别……”伊万布拉金斯基还没把话说完,王耀就打开了房门——迎面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臭味,房内满地的酒瓶与臭袜子。“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面色沉重地走向这臭气熏天的房间主人,“你把你之前向我介绍自己的那番话收回去,谢谢。”

       从这天起,王耀与伊万布拉金斯基便开始了漫长而枯燥乏味的生活。伊万布拉金斯基每天早出晚归,拼命打工赚钱。王耀呢?镇上的人基本不注意他的行踪,更不用说他去做什么事了。

————TBC————
【写的时候想到了很多剧情,真正写出来的似乎只有了大约五分之二。我感觉自己废话很多。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