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冬巡组】与事实不符

· 还是拿原梗作为第一次写冬巡组的部分素材了,虽然还是有一些个人的内容扩展……
· 写得不咋地其实(自己也搞不懂自己什么心态),小学生文笔。就当是入冬巡组的产粮尝试。

        明亮的阳光从薄云中穿过,柔和地洒在地面上。法斯法菲莱特极不情愿地睁开沉重的眼皮,一睁眼就瞅见那银灰色光泽的头发。“啊……搞什么啊。”他刚想伸手揉揉眼挠挠头,却发现手依旧下垂着,很难使上劲儿。

        “法斯,金里的细小生物似乎很喜欢你。但它很重,而且似乎无法卸下来。”安特库琪赛特蹲下,凑近法斯的新手臂并敲了敲,“你暂且将就一下吧。”

       法斯撇撇嘴,费力地站起来,又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宛如一个蹒跚学步的古代生物,最终还是免不了摔在地上。安特库跟在法斯后面,他站在旁边,没做什么也不说什么,就只是盯着法斯。“呀……我是不是还要对这层厚厚的雪表示感谢?哈哈……”法斯朝着安特库稍带尴尬地笑了几声,一种自认为拖累他人的愧疚在他心里逐渐漫开。自身的性质与能力致使他在与他人做搭档时,自己显得微不足道。

       许久,安特库才缓缓开口道:“适应这双新手臂可能会有点困难,你加油——快走吧,我们指不定月人何时会到来。”安特库用一手毫不留情地捏住法斯的衣服后领,轻而易举地提起来,让他晃悠悠地站着,便松开手自己往前走了。

       法斯一想到自己将能在以后带着这双新手臂上战场,欣喜若狂,重心不稳又跌倒在地。这样颠来倒去,法斯却不厌其烦,仿佛自己在做一个光荣而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一样——而事实的确如此。法斯抬头,盼望着安特库琪赛特能回头看眼自己,却只望见白茫茫的一片雪景。他慌了,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安特库——等等我啊!”声音被埋没在不饶人的寒风中。

       十分可喜的是,月人甚至连个影子都没见着。即使这样,但在冰天雪地中的原本两个人突然就只剩自己的现实还是让法斯感到不安。

        “安特库?”法斯步履蹒跚,向东望望又向西看看,仍然不见安特库。

       远处的浮冰发出尖锐刺耳的响声,兀的轰隆一声,碎冰飞溅到平地上,浮冰被劈成两半沉没至水底。还真是恪尽职守呢,法斯这么想到。他闭上眼睛。

       不知怎的,再睁开眼时,又是另一番景象。

        似乎是夜里。法斯法菲莱特见着眼前的一两个发光水母,这建筑深处无比黑暗,身边仍然一个人都没有。大抵是安特库把我送回来,自己先去休息了吧,法斯这样自我安慰着。法斯努力地站起来,并往前走了几步,地上出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体。他又辛苦地蹲下,眯着眼细细端详着那物体……貌似是一个眼球,罕见的银白色虹膜,里面的雪地中藏着无数熠熠闪光的矿物……

       那一幕在猛然间犹如老旧电影一般,在脑海中浮现——
  
        “法斯法菲莱特!你该起来了,今年的冬天一如既往地拜托你了啊。”
——End
【啊就是法斯做了不切实际的梦这类的。对,做梦。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