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瘫在家

Hey这里常年,是个年更文手与垃圾画手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死蹲APH,黑三角洁癖注意。近期沉迷于恐怖美术馆,试图成为万年Garry吹。
平时长弧且弧长。

夜深人静时

·  国设。耀单人无cp向。
· 全篇流水账系列。
· 目的不明系列。
————
        恰是夜深人静时,王耀从梦中醒来。他半趴在堆满各种工作资料的办公桌上,艰难而缓慢地抬起脑袋。这是第几次半夜在处理工作事务时睡着,既而又被迫醒来?王耀他并不想知道这个数字,总之这种情况已经屡见不鲜了。从早到晚那些累死人的工作任务让王耀忙得甚至连给湾湾、嘉龙和濠镜打电话问候的时间都没有。想起不知道多久之前抽空给湾湾打了通电话,对方接通电话但很快又挂断了。王耀不气也不恼,只是呵呵一笑又叹气着称自己为“孤寡老人”。
        正是夜深人静时,王耀侧着头,用一只手跟着自己有气无力的不成调子的口哨敲击桌面。不知怎的,办公桌前钟表秒针转动发出的声响愈发的清晰,仿佛某位造钟表的人专门添了个扩音器似的。这正是王耀最不愿意听到的,他慌忙捂住耳朵却无济于事。“王耀你啊,真够老啦……五千多岁啦……”王耀无意识地自言自语道。王耀这个“国/家意识体”啊,从古至今疲惫不堪。“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呀。”王耀小声地嘟哝着,“人民需要我呀。”
       嗒,嗒,嗒……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王耀随意地扯下自己的一根头发把玩。身为“国/家意识体”,王耀拥有无限的光阴,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几乎所有人初次了解他时,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往往是羡慕、惊讶。更有甚者在见到王耀时,眼泪如同泉水一般汩汩而出大叫道:“你不是人!你能在这世界上永远地存活下去,而我不能!我不能!”事后,王耀在暗地里嗤笑并得知那人是得了癌症的悲观主义者。
        “咔”。钟表突然变了调,停下不动了。王耀闭上眼,屏住呼吸,就像自己马上就要从这里消失掉。——他憋不住了,深吸口气便立马捧腹大笑骂自己是疯子。然后拿下那块坏了的钟表,走出房间了。

——————
【其实我怀疑自己的手表出了点毛病

评论

热度(1)